冬之消亡

小害

<錯過>

這是
雲的狀態
別要說
能繞過生死
落幕時,會更加
清晰;像我們
擦身而過的
距離

<別後>

若最初能連理
便不會枯萎
掉落是命運,爬起
就如等價交換
我將失去輪廓,你再
也認不出
在寒風中揮手
惟恐是另一次
搖搖欲墜

<冬夗>

把冬天深藏的
從不是陰冷的天氣
而是一個人
意外丢失
倆相的體溫

<回去>

眼鏡片上的霧氣
近在咫尺
卻又模糊不清
你用了一塊編造回憶
留下一塊
給我解答過去

<餘燼>


在記與不記起之間
擺渡忘與相忘
永遠活蹦亂跳
永遠持續地缺水
揚起沒有下落的餘燼
如煙冉冉

午后車廂

綺軒

喜歡坐火車的人,流浪的是心。天雨時候,車廂乘客稀落,有人陪伴無人干擾是舒適距離。

膽小的人,即使去的目的地很近也會想好路程,備好該有的行頭,而能隨時調整腳步或日程。

對號座位常是車廂空曠,忙碌都會人不在能運轉時離群索居。偶爾,好的時間讓人清醒,憂傷雨中午后,孤獨和情感坐上伴風雨而馳的車,隨速度消失。

對於一個人旅行,看陌生人.細微事.美麗之物和土地,相忘於塵世卻又呼吸於城鎮。也許洗滌於我,一個站有一個站的氣味和故事,過一個站像過一個坎。

車種,是執著的,喜歡慢慢到達。記站名景緻,遇見什麼人住這裡,這裡給人什麼,或許再回來只為一間古老的瓦屋,走一條相似的石路和心事,又或者完全陌生,陌生著為了下次相遇的熟悉。

憂鬱藍領,呼吸的人努力生活,貼近土地和傷的沉。日常時候、朝九晚五擠滿車廂為賺取一日生活,常在其間為擠爆的心事而悲傷。
偶而買一個遠遠的地方,疏離桎梏,買一個落雨午后稀釋日常。

喜歡火車旅行的人,也許各自存在故事。穿越聲音、穿越都市小鎮、穿越著自己,彷彿這樣走入的明天會遇見美麗路徑。

(午后車程. 天雨)

字根

哲一

一、苦
深藏的故事就由它作古。頭上
草更青青,下一個跺蹬上前,形同俯首領命。

二、盲
摘下天賜的冠冕再撇開心性。忙得總是善忘,
總是慧眼旁落,不埋不怨,都看個明白。

三、枯
擅開一張血口,便一把利劍當頭。旁觀,
就以為常綠;一個人,貫穿就無所忌憚。

四、迷
趁著糧足步健,不認命的行者苦途中
北顧南返;沒不堪承受的,也沒有好東西。

五、黯
守住心底的光明,立地招架幽暗。現實
晝短夜長,卻幻想知音,如聖者將必重臨。

六、老
鍾愛大半生的鄉土就算已斷裂無幾,
匕首短鈍無光,容不得蠻夷抽刀。

七、失
頂盡一股牛勁向前,會走遍角落,走出蒼茫。
雙臂懷抱空空,斧鉞從後,靜待收穫而動。

八、崩
臆測擎舉到尾的眾生如斯厚重不移;
還他雙腿,縱來日蔥蘢,從今揚長不回。

星晨花 第十二章

摩天商業大厦內,西裝筆挺的葉崇天背向書桌,君臨天下般望着落地玻璃外的繁華鬧市。當年與好友於泥濘打滾,笑着立誓要出人頭地,一起進出華街陋巷,遊走於光明與黑暗,不曾言倦。但——看向玻璃倒影,兩鬢漸見斑白,與他對視的雙眼沉着冷靜,昔日的憤怒與傲氣,反倒全被葉翹楓繼承了。

無仇不成父子。
葉翹楓從小不親近父母,像刻意與他們保持距離;惹上麻煩,也只會強裝成熟,就算把自己賠進去也不會求助,笨得無以復加!

葉崇天還記得那年聖誕,衣衫單薄的葉翹楓賭氣般走進漫天大雪,以為年輕就是揮霍的本錢。身為父親的他只能默默歎氣:身處弱肉強食的世界,虎毒雖不吃兒,卻不能為保護兒子奮不顧身。
「你這一着,不怎麼高明。」聲音低沉緩慢,冷靜如蟄伏的黑豹。
「太抬舉我了吧?」方國鴻無害的笑容,如為捕獲獵物的偽裝。「你兒子的賬,怎能算到我頭上?」
葉崇天冷笑一聲,不置可否。於大清早被電話吵醒後,匆忙從遷入不久的新居趕到寧月山,剛巧看見方曉敏一臉得意地離開。屋內,臉色蒼白的葉翹楓朝他點點頭,便再次陷進沙發,瞟向比他更早到來的方國鴻。
「我上星期表示要仔細考慮我們的合作關係,今天便出現這鬧劇,你不能怪我多想。」葉崇天走向酒櫃,慢條斯理取出一瓶白蘭地。
「我們一向合作良好,還要考慮什麼?」方國鴻一直保持微笑,「而且,我們雙劍合璧,商場、政界,誰能與我們匹敵?」
白蘭地緩緩淌進玻璃杯,把酒杯遞給方國鴻,漫不經心道:「但你打算毀了我兒子?」
方國鴻接過酒杯,嗅嗅美酒後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大家都是喝敬酒的聰明人,哪會笨得去討罰酒?」舉杯等待,向葉崇天發出邀請。
片刻後,玻璃相碰,敲出偽裝和妥協鐘聲;順昌逆亡,自古皆然。只有初生之犢,才會不顧後果,栽進廝殺。

電話鈴聲喚回心神恍惚的葉崇天,話筒傳來秘書公式化的聲音:「葉先生,沒有預約的……」
「不可以省時點嗎?」葉崇天來不及回答,葉翹楓已奪門而入,一臉焦急的秘書跟在他身後,顯得不知所措。
示意秘書離開,待她關上門後,葉崇天冷冷問:「你來幹嘛?」
「你幹嘛多管閒事?」與葉崇天隔着書桌,葉翹楓皺眉問。
「你何時開始關心我的生意了?」低頭翻開地產政策的諮詢文件,但一個字也看不進眼內。
瞥過桌上文件,坐進椅子,惡狠狠道:「你肯給他打電話,他就不會堅持那套遏制炒風的廢話!」
「頭腦簡單!」冷哼一聲,續道:「在我,在方國鴻眼中,你只是乳臭未乾的小子,沒資格與我們玩。」淡淡瞟葉翹楓一眼,不出所料看見他眼中一閃而過的怒氣,於是忍不住火上澆油。「方國鴻怕我轉投他的競爭對手,以為手上有我不能公開的文件就能使我就範。與他撕破臉是早晚的事,現在只是給你順水人情,讓方國鴻催促他的女兒出國讀書,順道告訴外面的人,不能動姓秦的小姑娘,讓你與她過幾天安生日子。」
葉翹楓不自覺緊握拳頭,抑壓隨時爆發的怒火。「你準備為給我『人情』而身敗名裂?」
葉崇天斜睨他一眼,不冷不熱道:「利慾薰心的人都很愛惜自己。」再次低頭看向文件,揮手示意葉翹楓離開,「去享受你期待已久的愛情生活吧!」
半晌,葉翹楓從齒縫擠出一句:「我頭腦簡單,但你也不是多聰明。」便轉身離開。
聽到關門聲,葉崇天閉目思考片刻後,通過電話向秘書道:「如果方國鴻再找我,告訴他我有三個很簡單的要求:地價減半、提高地積比率、延長正計劃的南線鐵路。」確認秘書明白要求後,葉崇天深吸一口氣,補充道:「如果他不同意,就叫他別再聯絡我了。」
商場如賭局,下注越多,贏得越多;可一旦輸了,卻可能永不翻身。

一〇一〇

耘乙

一〇一〇,是叩關宻語
歡迎歸隊,一個千年的傳銷聚落
就從五陵起吧,將筆墨竹簡等物流
速遞到茂陵郵區司馬遷家門前
《史記》出版的前夕
該師承《尚書》抑或《春秋》呢?
先來視象連綫,向孔安國與董仲舒討箇給力
創刊頭條,當選千古一帝
嬴政身世大揭秘是也
隨刊共享,下載手游版《戰國策》

傳銷論壇,舉證成果
曾經兜售春風,給李白於胡姬酒肆
列席皆知,謫仙狂狷貪盃
此刻此一次,欲蓋彌彰
暫不宜用青蓮居士這個筆名
也曾租賃裘馬,給少陵先生在長安冬日
來融資修築浣花溪畔的草堂
茅屋和破舟姑且留著,將來換藥
再來聽讀一闕貼文:
「不如意事年年,消磨絕塞風煙
輸與五陵公子,此時夢繞花前」
出自一個不稱職的帝王侍從
用詩詞填寫履歷,那能幹活長久
納蘭性德果然被楞伽山人累翻了
產業鏈中,推薦連瑣和小倩等的駭客軟體
夢境服務到家,開創神傳文化
無限風光在聊齋,所謂談天室
正在討伐虛擬貨幣的存量
卻提前反應在退群的流量

網紅網黨分享,五陵風氣和活在當下
說著玩著,濟濟一堂
崔塗有請,讚!曾修圖過的豪俠儒生
哄著鼔掌,鬧著擊筑
爭相觀看,實時直播
攀登傳銷金字塔頂的一個
五陵少年

2018-10-18。硅谷

《紅香爐紀事》鍾偉民

「他竄進釘着一萬多隻甲蟲的標本箱,箱裡,鋼針電線杆一樣密植。藍玻璃的籠蓋下,死者坦然地垂注他……一隻紫扁胸天牛對他說:『偶像,不管什麼材料造的,影子覆蓋得夠廣大,就沒人會覺得自己活在它影子裡。小說的一個功用,不就是把影子的邊界描出來,讓人知道這一個黑暗國境的範圍嗎?過去你躲在妻子墓碑的陰影下,那太局促了,那一方哀傷之地,大小只擱得下一口棺材。鑽得進杳港這一隻標本箱,是你的因緣,眼界自是開闊,但也別妄想輕易能出去了。』說完,這隻天牛從針頭掉下來,打着陀螺轉,落了一片花瓣似的。」

小說寫一百年前的杳港,杳,就是遠得見不着的意思。寫作七年,人物千奇百怪,有不老不死的,有能穿牆能發光的,有兄弟連體但善惡判然的,在一座泥像蔭庇下,活得沸沸揚揚。舊時有寫癡人,寫強人,寫侫人或者淫惡之人的小說;這一部,多着墨詩人,順帶闡揚當地文風,算得上是議論小說的小說。當大夥吟風玩月,地面一個個黑窟窿乍現,窟窿吃人,然後吃房子,吃掉鬧哄哄一場大巡遊的痕迹……

鍾偉民詩集《一卷灰》

《一卷灰》前言
  七年寫一部《紅香爐紀事》,閒角兒多由詩人去演,寫完一拾掇原來詩也攢了一篋笥。有些話貼心,不捨得割捨,又不好楔入那一爐文字氤氳隨人生滅,能挑出個囫圇樣兒的,一闋闋按時序排好付梓,也算個補遺,是小說的餘燼。
  據說,爐上供一線心香,香灰打卷,所求之事必應,吉兆。這書,現成叫《一卷灰》好了。
  六年前初夏,揀出招眼的長短句配了黃澤雄先生畫作印了一冊《稻草人》,這趟沒把結過集的剔出來,圖有個七年一脈的全貌。湫隘囂塵之地,潲水上是長不出詩來的,儘管有人播種,佯裝看見花開。細想,也該是最後一卷了,不傷知音稀,都黑齊了,這本來就是偶蹄目開朗誦會的夜色。4-2018

《紅香爐紀事》電子版連結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gStWDwAAQBAJ

《一卷灰》電子版連結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9K1aDwAAQBAJ

嚴冬的試煉

和子

冬至
像神奇的咒
僅一日,就結束了一年中
最短的晝
僅一夜,就結束了一年中
最長的夜

時鐘
像利索的刀
僅一敲,就分開了
除夕和元旦
僅一秒,就斷開了
去年與今年

嚴冬
是蕭瑟的劍
僅一季,就殺滅了
脆弱的植物和動物
僅一雪,就埋葬了
金黃的秋色

烈火
是試煉的爐
僅一燒,就分出了
鳳凰與山雞
僅一煉,就試出了
真金與爛銅

慣性

綺軒

人,沈默前行

心似城市承載道路
無法釐清季風走向
蜷縮的冬天,誰握著火把

接近天堂的陽光你知道溫度嗎
似貓的眼睛,誘惑著

.

逝去,如前行者

築起的護城河,摸過的磚
擁有冰冷卻不足抵擋
烽火漫天

誰問愛,誰又迷失在誰的臂膀
嚮往春暖的人,未必
心擁海

.

人,一貫地前行
說愛的人
在白雪紛飛的酒館,掩埋
心的跳動